您好,欢迎来到西安海马汽车贸易有限公司营销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

  • 火爆销售热线:029-84513001
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9-82378869
手机:18821777885
地址: 西安市三桥西部国际车城汽车博览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汽车知识 >
刘震云,在清醒与虚无之间 在“吃瓜时代”的现实与荒诞间自由游
作者:西安三星空调系统工程有限公司 发布日期:2018-04-11

最近,著名作家刘震云先生推出了他的长篇小说新作《吃瓜时代的儿女们》。这部书的问世,很大地刺激了今年下半年颇为疲软的新书市场。九十万册的首印,昭示着作者和出版方强大的自信。

无论是刘震云还是《吃瓜时代的儿女们》这部书本身,的确没有令读者太失望。故事的篇幅和情节,都是恰到好处地适应短平快的阅读市场。情节好看、抓人,画面感强。特别是如果你有足够的刘震云系列电影的观影经验,更能够把哪些演员能扮演谁自动对得上号。

这就是一个在出版界和影视圈摸爬多年的资深作家的本领。刘震云能够掌控他的读者的趣味,也能够掌控市场。不过,正是通过这部作品,我们也能够深切感受到刘震云那一代作家们所面临的精神危机——那种严重的虚无焦虑。这种焦虑并不能因为世俗的荣耀和成功而有所减损,相反,它在洞悉世道人心之后会变得更加深入,更刺激人心,如同恶化的病灶那样令人触而有痛,甚至望而有痛。这是一种在清醒与虚无之间的痛。

多年以前,刘震云还只是一个传说,仅仅是中文系学生通过薄薄的当代文学史所了解到的新写实主义作家中的一位。有心的读者议论到刘震云,是因为他纤毫毕现的写实,一地鸡毛的琐碎与烦恼,不带修辞感、甚至反修辞地看待这个世界。从“小林家的豆腐馊了”开始,刘震云浮现出一种对普通人日常生活最致命的杀伤力,以至于有评论家说,他写出了压垮中国人精神的一地鸡毛。这一地鸡毛的真正杀伤力,并非源自琐碎,而是源自虚无。

尽管刘震云本身不认为这样琐碎烦恼的生活没有意义,相反,还充满了极大的乐趣,但是他还是接受了批评家的建议,不再恐吓那些原本对生活充满期待的读者。他收住了手,停止了日常化的“新写实”,转而面向权力传统进行反省。然而,无论面对现实、历史还是权力,虚无的深渊依旧横亘在眼前。

吃瓜看骗局

熟悉刘震云小说的读者都知道,从《故乡面和花朵》开始,刘震云独创了一种很特别的小说文体。他会把“前言”、“序言”之类写得特别漫长,而到所谓“正文”的部分,往往快刀斩乱麻、十分利索。这种“刘震云式长篇小说格式”,在《故乡面和花朵》中一用,在《我不是潘金莲》中一闪,这部《吃瓜时代的儿女们》再次移用了。不过,就阅读观感而言,似乎只有在这部作品里,这种形式与内容才尤为贴合。

《吃瓜时代的儿女们》故事从第一个前言《几个素不相识的人》开始写起:

有个叫做牛小实的农民,性格老实巴交。他的老婆跟人跑了,只留下一个四岁的闺女叫斑鸠。牛小实的妹妹叫牛小丽,长得倒很漂亮,像个外国女孩。牛小丽生性刚强,在无父无母的牛家,作为小妹的她,强势得倒像是一个家长。

同村之中农人老辛的老婆,是老辛花钱从西南某个省一个叫做沁汗的县买来的,叫朱菊花。这一日,朱菊花的侄女宋彩霞也来到老辛家,说是想嫁人。但宋彩霞她爹得了重病,急需用钱,谁想娶她,得花钱,十万块。

牛小丽下个月就要出嫁了,很想帮单身的哥哥弄个嫂子回来。于是,她就从老辛家买了宋彩霞。她东拼西凑,花了十万元的巨款,大部分借的是屠小锐的高利贷。宋彩霞在牛家只待了四天,到了第五天,她失踪了。牛小丽和未婚夫冯锦华找到老辛家理论,才知道宋彩霞并不是朱菊花的侄女,老辛家听信了宋彩霞的说辞,帮她扯了谎,为的是得三千块好处费。

既然宋彩霞是朱菊花娘家乡亲,牛小丽就逼着朱菊花跟她一起到宋彩霞老家去找人。老辛两口子骗了钱,因此不得不同意。朱菊花于是跟牛小丽一起踏上了千里寻人路。跟她们一起走的,是朱菊花四岁的儿子小猴。盘缠就是老辛家吃的那三千好处费。

一路上,朱菊花跟牛小丽啥都说,比如老辛虐待他,小猴不是老辛的种,是她带过去的。老辛每个月只给她娘儿俩二十块零用钱,她跟老辛没法过。牛小丽觉得朱菊花这人倒实在。没想到三人到了朱菊花老家县城的汽车,朱菊花借口带小猴去撒尿,跑了,还带走了剩余的盘缠。

牛小丽自己身上只带了五百块钱,她决定按朱菊花说的她娘家的地址去找朱菊花,最终未果。她不由得权衡利弊,朱菊花毕竟只骗了她三千块路费,大头是宋彩霞骗走的,要紧的是找到宋彩霞。她就按宋彩霞当初提供的娘家地址去找宋彩霞。找了半个月,见了那个县所有叫宋彩霞的人,还是没找到宋彩霞。

一个月过去了,牛小丽心急如焚、一筹莫展,恰恰这时候,战歌远征军,遇到了“好心人”苏爽。苏爽告诉她,宋彩霞其实又嫁到了XX省。牛小丽问她具体地址,她说,那得付给她两万块信息费。牛小丽哪来这笔钱?苏爽说,没关系,我带你一起去找,找到了你再付我钱。牛小丽虽然狐疑,还是答应了,两人就一起去了XX省。到了那个省城,苏爽才告诉牛小丽,她并无宋彩霞的消息,不过这个女人既然要骗婚,家里自然就特穷;既然她家里特穷,你找到她她就能还你钱吗?

苏爽根本就不认识宋彩霞。她带牛小丽到这个省,战歌远征军,也不是为了帮她找宋彩霞,也不是为了挣那经过讨价还价定下的一万五信息费。她看中的是牛小丽的良家妇女身份,还有她长得像外国女孩的姿色。苏爽是个专为某些贪腐官员提供非法服务的皮条客。苏爽建议牛小丽,你不如干这个,远比你找宋彩霞要账容易。苏爽并不强迫,战歌远征军,她还告诉牛小丽,你要不想干,明天就可以继续去找你的宋彩霞,我付你五千块,就当是这几天的误工费和回程车费。

对于无路可退的牛小丽来说,比羞耻心更重要的,是屠小锐那笔巨额高利贷。天高地远,她干了什么,老家人也不可能知道。牛小丽决定一试。但她已经恋爱要结婚了,早就不是处女了。苏爽说,这个不打紧,我可以把你变成处女。牛小丽第一次接客时,那个斯文、温柔的客人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我叫宋彩霞。

三次受骗之后,她自己也成了一个骗子。

把这个故事仔细讲述到这里,我们可以感受到,这是一段当代奇谭。它好看,曲折,有那么点生活的影子,但是太多的巧合更让它像是刘震云自编自导自演的荒诞剧。它也像是《我不是潘金莲》的一种延续,是用新写实笔法写就的一种叙事狂欢,一个让人哭笑加苦笑的小品。从这一点来说,这部书与其说是刘震云暌违五年的新作品,还不如说是对《我不是潘金莲》所产生的轰动效应的一次趁热打铁。

百般折腾、倔强不已的牛小丽,像是李雪莲的倒影,是青春版的李雪莲,咄咄逼人,永不屈服,但某方面,也像她那样欠缺真实感。艺术胜在像与不像之间。似乎在刘震云那里,一地鸡毛真消磨不掉他骨子里与生活对峙的倔强,一连串类似的小人物,表达了他对底层生活那份清醒。

很多人认为刘震云是出色的乡土作家,这些小人物的命运,从他早年的《塔铺》开始启航,经历过一地鸡毛的浮沉,在《故乡天下黄花》、《温故一九四二》、《我叫刘跃进》、《一句顶一万句》等小说里反反复复出现着,甚至轮回着。刘震云非常清醒且目光冷峻地描述这群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用评论家摩罗的话,是“中国式生活”的坚定批判者。

时代看官场

在第一个前言之后,刘震云写出了第二份前言《你所认识的人》之中的故事,继续讲述了一个我们似乎既熟悉又并不那么熟悉的现实:

某省的省长最近要升任省委书记,常务副省长李安邦等三人是空缺下来的省长候选人。中央考察组十天后就要到省里来考察,但是似乎做官并不是那么干净的李安邦却先后陷入了三大危局之中:

其一,中央考察组组长是李安邦政敌朱玉臣的大学同学,朱玉臣要借机在考察组组长面前给李安邦“下药”,李安邦非但当不了省长,还可能面临牢狱之灾。李安邦本想通过朱玉臣的农民父亲缓和与朱玉臣的关系,没成想弄巧成拙,反被朱玉臣斥责为“丑恶”。

其二,李安邦的儿子李栋梁带着失足妇女飙车,出了车祸。李栋梁倒没事,车上的女孩子却死了,死亡的时候下身赤裸。公安厅副厅长段小铁是李安邦的人,虽然搞了个掉包计,让一个已经死了的犯人冒充车祸肇事者,但这事要让人发觉,李安邦的政治前途也就完了。

其三,李安邦一路提拔上来的官员宋耀武被省纪委双规了。宋耀武为人不坚定,是个投机取巧的人,如果被调查,必然牵涉到李安邦。

三大危局基本上已成死局,如何解局?李安邦想到了已经退出江湖的地产大佬赵平凡支招。他把情况一五一十地给赵平凡说了,赵平凡也没什么高招,好在赵平凡给他引荐了一个能破死局的高人——“易经大师”一宗。

一宗的确高,很快就算出李安邦犯了“上红”,而破红之道也简单——破处。于是,赵平凡就帮李安邦做了安排,对象就是“装处”的宋彩霞,也就是牛小丽。偏巧的是,三大危局竟然偶然地被一一化解掉了,李安邦虽然没有当上本省省长,但顺利当上了邻省代省长、省长,人生峰回路转、直入巅峰……

正像牛小丽糟心的故事一样,刘震云笔下李安邦的故事也是在一波三折之中前进,也算是扣人心弦到了极致。不过,牛小丽与李安邦两个本来风马牛不相及、社会阶层相差巨大的人物,因此发生了交错。

在小说里,“李安邦”的出现并不是一件令人意外的事情。我们仔细看他的来历,自然会对现实中的人物和事件有所联想。同时,熟悉刘震云的读者都知道,这也是他小说里一直延续着的“官人”形象。

刘震云是新时期中国所谓的“官场小说”的开风气者。他早期的《官人》、《官场》、《单位》、《头人》、《》等中短篇小说里对当代权力现场的冷眼与批判,入木三分,也引领一时之风潮。这些作品最大优点,是把权力从意识形态话语之中解构出来,还原到赤裸裸的本质当中,从而寻找到一种坚硬、荒诞而残酷的艺术效果。虽然有很多后来者踏上了刘震云所阐发的那条“写官场”的道路,但很少有人像他那样立足于历史文化进行极其深刻的批判。

官场写不好就容易写成黑幕,官员写不好就容易写成匪徒,却不是人性与人。刘震云笔下的李安邦,出身于乡村技术员,偶然间踏上仕途,靠着机缘一路提升。究其实质,他不过是《一地鸡毛》当中那个“小林”的后传,战歌远征军,甚至可以说,刘震云全部小说里的“官人”们,都是“小林”在不同境况之中的复制。他们都是普通的人,战歌远征军,并没有因为身居高位而变得偏离于人性之外而存在。

荒诞的是,在小说中,最终导致李安邦走进秦城监狱的,不是他自己日夜焦虑的危局,而是不相关的一位公路局局长杨开拓。杨开拓的落马也并不是因为有人举报他贪腐,而是一起意外的桥梁爆炸事故:一辆满载烟花爆竹的卡车在通过彩虹三桥时自燃爆炸,炸毁了三桥,引起二十二人死亡。

到现场视察的市长问杨开拓:“当时建这座桥,是你负责的吗?”杨开拓不知怎么回答,只知傻笑着点头。哪想到有人拍了他傻笑的照片,发到网上,成为全国轰动:在大灾难面前,作为人民公仆,你还嬉皮笑脸,你到底是什么心肠?很多网友搜索到他参加各种活动戴的数块名表,于是纷纷追问这些价值不菲的名表是怎么来的?

杨开拓被双规了,交待完所有问题后,纪委的人翻出他的一条微信,问他怎么解释。微信是苏爽发给他的,内容涉及卖淫。杨开拓交待了苏爽,办案人员找到了苏爽,也就获知了李安邦和牛小丽之间嫖娼、卖淫的事实。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剧透”小说情节,战歌远征军,就是想向读者展示刘震云对于时代官场与官人的眼光与处理。这些情节同样能够联想起相关的事件,联想到我们眼皮子底下的时代,小说与现实发生重叠的地方,读者与“看客”的身份发生了统一。这种统一,已经由清醒中的理解,渐渐变成了一种说不出滋味的荒诞。

儿女们看众生

小说的两个前言写完之后,真正的正文故事却终结于另一位又不相关的“官人”:

一个叫马忠诚的人,意外地当上了某市环保局副局长,在一次长假带家人外出旅游的途中,接到局里紧急电话,让他回单位值班。马忠诚在火车一念之差,到洗脚屋享受特殊服务。刚出来,就被冒充警察的联防队抓了个现行。好说歹说,交了两千四百块罚款了事,也算是有惊无险。

社会经验丰富的马忠诚不甘心受“仙人跳”的骗局,发现了联防队与洗脚屋合伙“钓鱼”的真相。可更让马忠诚惊讶无比的是,给他服务的那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小翠,居然是李安邦的老婆康淑萍。为了筹钱探望狱中的丈夫和儿子,堂堂前省长夫人也沦落到风尘之中了。这让马忠诚连同“吃瓜”的看客们一起感叹不已……

这果然又是一场刘震云式幽默,也是一种大荒诞。这种大荒诞带来的大虚无感,正是刘震云一代人写作的命门,眼睛看得见,心理感受得到,嘴里也说得出,可是没有办法动手去改变。一切都只好归结于诸种偶然性,或者说隐隐之中的宿命。从理性的清醒出发,到宿命般的感叹,战歌远征军,就是一次与虚无的碰撞。

2003年,刘震云写出了小说《手机》,并改编成为了电影热映,从而使他成为了公众人物。从《故乡面和花朵》这种历史文化话题,他转而找到了一种贴着时下热点的写作,与大众沟通的办法。刘震云笔下的中国式生活开始从抽象地轮回变得越来越“幽默”起来。很多人通过媒体认识刘震云,也开始把他认作是一个有趣的“段子手”。随后的《一句顶一万句》,让名满天下的他捧得了茅盾文学奖。

时隔《一句顶一万句》的完成仅两年,刘震云又推出了他“直面生活、直面当下、直面社会、直面政治”的力作《我不是潘金莲》。主人公李雪莲状告上访,生命不止,战歌远征军,折腾不休。硬生生把芝麻变西瓜、蚂蚁变大象,却不过是为了从前夫那里要一个正当说法,讨回一句真话。这种较劲的感觉,有点像《秋菊打官司》,但批评界一致认为,十分失真。

现当代文艺作品,一旦力图变成通行消费品,十分容易被写作者裹上一层糖衣,即本雅明所谓的“光晕”。《我不是潘金莲》就是这么一部裹着厚厚糖衣的作品,故事画面也真的被冯小刚放在圆圆的“晕”之中。漫画一样的人生与境遇,细节简直没法仔细推敲。如果对照俄罗斯黄金时代的几位用公共事件写作的大师,无论《罪与罚》还是《复活》,可以充分显现出刘震云长于叙述、拙于沉思的短板。

很多评论家说刘震云是虚无主义者。事实上,他们那一代好多作家都是。剧变的历史进程快于他们的生命历程,他们尚未信什么,又要遭受新的冲击。刘震云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作家。这位乡村当兵出身的写作者,有着过人的学习天分,能在甘肃荒凉的雷达里自修了微积分,最终以河南文科状元的身份考到了北京。

但即便是这种与生俱来的聪明,也不能帮助他抵挡虚无。就这两年,网络诞生了一个崭新的词语“吃瓜群众”,使刘震云重新感受到了“看”与“被看”之间的悖论,也就因此诞生了一位全新的刘震云。他说过“吃瓜时代的儿女们”是他的每一个读者们,因此他在题记中说,一切巧合,别当巧合,也说这是你们的故事。他的言下之意,就是也把心中的那份虚无的焦虑还给读者,交由我们自己来定夺。

2016年刘震云在接受《》专访时反复提及,自己是个质朴的写作者。在纷繁的世道中,这种质朴给了他一种清醒的执着,也让我们对他代表“吃瓜时代的儿女们”去克服刻骨的虚无充满着期待。

(郑杰、蒋媛媛对本文亦有贡献。)

相关的主题文章:

公司首页 产品中心 新闻中心 客户见证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2-2014 天下彩免费资料大全 版权所有
地址:西安市三桥西部国际车城汽车博览中心联系人:张经理联系电话:029-82336259手机:18821775588传真: 0898-66889977技术支持:织梦58
www.***********.com (复制链接) 西安兴达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专业从事众泰汽车 Z系列 T系列 E系列 大迈系列 其他系列销售,欢迎前来咨询!